• 信用信息
  • 統一社會信用代碼
  • 站內檢索
  • 首頁
  • 信用動態
  • 信息公示
  • 信用服務
  • 政策法規
  • 聯合懲戒
  • 守信承諾
  • 信用評價
信用房地産 > 信用動態

深圳擬對營商環境立法 信用修複制度如何避免成爲失信“避風港”

張一鎏2019-08-29 09:55:11來源:南方都市報

掃描二維碼分享

  近日,深圳市司法局發布通告,深圳市擬對營商環境進行立法,形成了《深圳經濟特區優化營商環境若幹規定(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若幹規定》),公開征求社會意見。記者了解到,圍繞深化“放管服”改革,保障公平競爭,加強綜合監管三條主線,《若幹規定》在市場准入、優化審批、規範服務、加強監管等方面提出了一些積極舉措,包括審批服務方式、公平競爭機制、公共服務方式和監管執法方式四大創新。

  此外,本次立法還對信用修複制度進行了創新,明確規定市場主體在規定期限內糾正失信行爲、消除不良影響的,可以通過信用承諾、信用整改、信用核查、信用報告或者參加公益慈善活動等方式修複信用。這一措施引發熱議,是否會成爲企業失信的“避風港”?對此,有律師表示監管部門需制定更詳細、具有可操作性的信息修複評估標准和執行標准。

  現狀

  政府部門信息不共享且多頭檢查

  深圳在營商環境上存在哪些短板?深圳市司法局立法處工作人員表示,如政務服務方面,不少企業反映,政府部門各有各的政務服務系統,部門之間的數據尚未實現共享,企業辦理不同事項需要重複提交材料,加重了負擔。有些政務服務系統不穩定,操作又複雜,企業辦事人員需要花費大量時間。“企業是優化營商環境最重要的服務對象,正是基于企業的訴求,《若幹規定》在這些方面都制定了具體措施,力求讓企業辦事便捷指數提高。”

  對于市場主體反映強烈的政府部門各類監管執法過多過濫問題,該工作人員也作出了解釋。“企業反映較爲突出的主要是消防檢查、安全生産檢查和勞動稽查等方面,存在多頭檢查,一家企業要接受多個部門多次檢查的問題;執法檢查頻率較高,隨意性較大;只處罰不教育,有時企業是無意違法,行爲輕微且未造成危害後果,也會被處罰。”

  《若幹規定》對此進行了創新,實行綜合監管清單制度,將行政許可、行政檢查、行政處罰,以及取消和下放的行政許可事項等納入監管清單,定期向社會公布;且執法檢查要編制年度檢查計劃,未經市、區人民政府批准,不得開展拉網式的執法大檢查;同時實行處罰教育前置制度,行政處罰遵循審慎寬容原則,不得以罰代管、重罰輕教。

  行政審批取消事項轉備案被變相保留

  深圳律協憲法與行政法律專業委員會主任劉南筠也表示,在行政審批方面,《若幹規定》明確要求不得將已取消的行政審批事項變相設定爲備案事項,是一個亮點。“備案事項也意味著是需要審批的,實際上並沒有取消。以往就出現過這種情況。這次通過立法的形式予以明確後,就可以杜絕這種情況再出現。”

  廣東稅安律師事務所律師鄧永曾參與過《若幹規定》的征求意見工作,他告訴記者,以往曾有企業向他“吐槽”,行政審批曾讓企業很“心累”。“企業說去辦理行政審批,沒有一次性告知哪些材料需要補正,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跑。另外把取消事項變成備案事項,是變相保留審批。如今《若幹規定》做出了規範,有利于防止權力尋租。”

  聚焦

  對公用服務類收費明碼標價 逐步降低各類服務收費

  本次立法中還提出逐步取消本市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實行目錄清單制度,收費目錄清單之外不得收費。對此,市司法局立法處工作人員表示,目前深圳有12項涉企行政事業性收費項目,包括不動産登記費、城市道路占用/挖掘修複費等,均爲國家所定項目,深圳無權取消。但部分已實現“零收費”,即雖然保留了收費項目,但均未向企業收取相關費用,目前深圳沒有自定收費項目。

  “關于建立行政事業性收費的目錄清單和收費標准,對市場主體來說很有意義,直接關系到企業負擔。《若幹規定》明確提到‘供電、供水、供氣、電訊、郵政等公用服務類收費應當明碼標價,逐步降低各類服務收費’,是公共服務創新方面的一個亮點,使企業輕裝上陣,營造法治化的營商環境。”劉南筠說。

  禁止設立各類預選企業名錄 不得影響公平競爭

  另一方面,不公平競爭也是企業的“負擔”。《若幹規定》多次出現公平競爭一詞,多項措施也直指不公平競爭現象。市司法局立法處工作人員表示,從調研過程中企業反映的情況來看,不公平競爭主要集中在政府采購和工程招投標領域。一是歧視中小企業。許多企業表示深圳政府采購和工程招投標更偏向于央企、國企以及成熟的大型民企,許多中小企業和創新企業即便有能力承擔相關政府采購項目和招投標工程,也沒有機會中標,甚至連進入市、區政府的預選供應商、預選承包商名錄的資格都難以獲得。但一些央企、國企和大型民企中標後,常常會分包給各中小企業來實施項目。

  二是政府采購合同雙方權利義務不平等。供應商無權對政府采購格式合同的條款進行修改,且合同只規定了供應商的違約責任,而不規定采購人的違約責任,當采購人違背合同約定,發生延遲收貨、延遲付款、額外增加供應商義務等情形時,企業無以抗爭。

  以企業所反映的某公立醫療機構采購醫療器械爲例,其要求供應商對進口設備保修三年,國産設備保修五年,而國際慣例只提供保修一年。從宏觀角度來看,國內企業平均壽命只有2.8年,三或五年的保修期比企業平均壽命還高,是違背慣例顯失公平的合同條款。由于合同未對采購人的違約責任進行約定,該公立醫療機構違反合同約定,延遲六個月收貨,並延遲三個月付款,供應商只能自行尋租臨時倉儲地,並自負成本。這顯然有失公平。

  針對這一問題,《若幹規定》第七條規定了“依法保障市場主體通過公平競爭參與政府采購活動。鼓勵民營企業、中小微企業通過公平競爭,參與基礎設施和公用事業項目建設。政府投資項目及建設工程不得以非公開招標方式設立各類預選企業名錄,不得以業主強制選擇等手段取代公平競爭。”《若幹規定》規定禁止設立各類預選企業名錄,企業只要具備相關資質、具有承接相關項目或工程的能力,即可通過公平競爭參與到政府采購活動和建設工程招投標來。

  信用修複如何避免成爲失信“避風港” 要有科學的信息修複評估和執行標准

  值得注意的是,《若幹規定》進行了信用修複制度創新,明確規定市場主體在規定期限內糾正失信行爲、消除不良影響的,可以通過信用承諾、信用整改、信用核查、信用報告或者參加公益慈善活動等方式修複信用。完成信用修複的市場主體,不得再公示其失信記錄和實施聯合懲戒措施。這一制度會不會一定程度上成爲企業失信的“退路”和“保護傘”,客觀上會不會導致企業鑽空子呢?

  對此,市司法局立法處工作人員回應道,信用管理不以懲戒爲唯一目的,而是通過信用懲戒措施來監督失信市場主體糾正其失信行爲,消除不良影響,從而構建公正誠信社會。但信用懲戒不是無限期、無限範圍的,應當與其失信行爲的嚴重程度相匹配。國家發改委相關文件明確鼓勵“黑名單”主體通過主動糾正失信行爲、消除不良社會影響等方式修複信用。“如果市場主體可以通過信用承諾、信用整改、信用核查、信用報告或者參加公益慈善活動等相應方式修複其自身信用,那麽就應當允許其繼續正常生産經營,這樣有利于形成良性的營商環境。”該名工作人員說道。

  劉南筠則從另外一個角度表達了自己的觀點。她認爲企業自我糾錯沒途徑,更容易想方設法鑽空子,明確給予糾錯的機會,只要標准明確,不存在會因爲有這個修複機制鑽空子的問題。

  “很多企業因爲某特定發展階段的一些經濟行爲産生失信記錄,對企業的融資、上市等都造成巨大影響。給予市場主體修複信用的機會,有利于激發市場主體自身糾錯的主動性,從而對信用體系的認同、接受程度更高,會更加主動地進入到這個體系中,而不是被動地去遵守或刻意規避。如果沒有糾錯的機會,很容易導致市場主體在出現失信後,投資人選擇放棄,另行注冊市場主體,這樣很容易引發大量糾紛,影響市場和交易環境的穩定。”她說。

  鄧永則表示,也存在企業利用這一制度鑽空子的風險,所以監管部門要制定更詳細、具有可操作性的信息修複評估標准和執行標准,進一步細化、明確什麽樣的行爲可以被修複,有多少次修複記錄後不可以繼續修複,避免這種行爲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