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用信息
  • 統一社會信用代碼
  • 站內檢索
  • 首頁
  • 信用動態
  • 信息公示
  • 信用服務
  • 政策法規
  • 聯合懲戒
  • 守信承諾
  • 信用評價
信用房地産 > 信用動態

拓寬信用應用場景 讓信用成爲企業核心競爭力

楊麗雲2019-08-29 09:56:47來源:南方都市報

掃描二維碼分享

  近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關于進一步降低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服務收費標准的通知》,大幅下調征信服務收費標准;同時征信中心促進小額貸款公司、消費金融公司等小微金融機構接入征信系統。此舉有望完善企業的征信服務與融資貸款挂鈎,能一定程度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難題。

  過去,企業對信用信息的重視程度不高,缺少征信報告和信用“背書”,導致小微企業投標難、貸款難、申請專利難,影響企業的市場准入和融資能力。有專家指出,完善的信用評價體系有助于緩解企業征信制度不完善的頑症。“進一步發揮信用在創新監管機制、提高監管能力和水平等方面的基礎性作用。”近日,一位公共信用信息資深研究專家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表示,建立健全貫穿市場主體全生命周期、銜接事前事中事後的全監管環節、實現分級分類監管的社會信用體系,爲誠實守信者提供更多、更好的發展機會和環境。

  信用信息不僅是企業發展必備的要素,在政府監管中也處于關鍵地位。近年來,政府信用監管機制不斷完善。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信用監管。7月16日,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于加快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構建以信用爲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的指導意見》,提出以信用監管爲著力點,創新監管理念、監管制度和監管方式。8月14日廣東省政府發布《關于在市場監管領域全面推行部門聯合“雙隨機、一公開”監管的實施意見》,省級雙隨機監管工作平台將于今年10月底正式啓用。密集出台的信用監管政策,見證我國信用體系建設進入沖刺倒計時階段。專家認爲,需強調讓信用成爲中小微企業發展的核心競爭力,同時加大信用信息安全和市場主體權益保護力度,整合公共信用信息、市場信用信息、投訴舉報信息和互聯網及第三方相關信息,盡快實現信用信息、監管數據的共建共享,爲信用監管提供數據保障。

  缺少信用信息支撐企業吃了“苦頭” 加強監管數據共享簡化審批流程

  “之前有家小公司主動找我們合作,但信用平台顯示,對方牽涉不少訴訟案件,廠房、辦公樓都質押銀行,合作風險較大,客戶信用評估值僅50萬元,所以現在跟那家公司只做額度較小的合作,並且要求出貨後立即交貨款。但對于信用好的客戶,貨款最多可以延期到出貨後兩個月再收取。”廣州市谷希歐皮具有限公司經理陳彥榮說。2011年他從國企出走,選擇自創品牌“軒尼小熊”,目前主要從事進出口皮具貿易。

  記者走訪發現,整體上來講,目前企業特別是初創企業、小微企業,對信用體系建設的重視度還普遍較低。據一位不願具名的信用服務業內人士分析,原因主要包括兩點,一是政策層面,在采購招投標、行政審批等事項中,對企業信用報告沒有強制性要求,對企業而言,信用建設也就沒有成爲普遍的剛性需求,“信用的應用場景、應用價值尚未充分體現”;二是當前經濟社會環境下,存在“守信成本高,失信成本低”,且守信短期內帶來的實際獲得價值有限等現象,導致部分初創企業、小微企業,主觀上降低了對信用建設的重視和投入。

  衆多小微企業對征信價值的認知度、應用度還不深,但在相關項目申報時就遇到無法出具信用證明的難題,顯得很無奈,也因此需要求助于中介。廣東橙鮮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是建立在物聯網科技上的鮮榨現制飲料自動售賣機生産商,其産品2017年被認定爲廣東省高新技術産品。該企業負責人豐經理談到,在申報高新技術補貼時需要開具銀行資信證明、納稅證明、發明專利、實用技術專利等各種證明,申報文件繁多、審核手續複雜,“小微企業、初創企業缺少相關信用證明,也摸不清楚門道,只能找中介代理,但中介收費貴還要分成,一般占到補貼金額的兩至三成。”

  廣州市谷希歐皮具有限公司也是高新技術企業,同樣遇到因信用證明材料不全,申辦高企補貼困難的情況。在市場競爭壓力下,小微企業長期以來更關注存續問題,而不是信用建設,在企業管理、制度規範、人員素質、參與市場交易等方面都重視不足,造成目前中小微企業信用體系建設緩慢。

  企業經營發展過程中吃到了缺少信用信息支撐的苦頭,同時也希望能通過建立政府主導的新型信用監管機制及模式,暢通政企數據流通機制、簡化行政審批程序,真正讓企業享受到更多便利和實惠。

  有專家指出,在推進構建以信用爲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工作中,不僅要看到企業對信用意識重視程度的問題,更需要關注和解決地方政府在信用體系建設推進工作中的阻力或問題。信用監管是規範市場經濟秩序的“金鑰匙”,推進“雙隨機、一公開”和信用監管應該結合在一起。各級地方政府部門應深入貫徹落實《關于加快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構建以信用爲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的指導意見》的相關要求,推進“放管服”改革,繼續加快建立健全信用承諾制度,加大對守法誠信的教育宣傳,進一步提高市場主體對信用建設的認識和重視;全面建立市場主體信用記錄,依法依規向社會公開。各部門間應建立協同機制,加大數據的共建共享,聯動推進行政審批制度改革、綜合行政執法體制改革,有效開展協同監管,構建跨部門的信用評價和監管體系,積極拓展信用報告在政府采購、招標投標、行政審批、市場准入、資質審批等事項或活動中的應用。建立健全失信聯合懲戒機制,實現“事前管標准、事中管檢查、事後管處罰、信用管終身”。

  大灣區探索招標與信用挂鈎 信用修複爲曾經失信企業找出路

  2014年6月14日,國務院印發《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是首部國家層面部署加快建設社會信用體系指導性文件,是我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重要頂層設計。《規劃綱要》頒布實施至今已5年有余,信用體系建設不僅得到了各級地方政府部門的高度重視,也越來越多地得到市場主體的認同和支持,信用記錄、信用報告等逐步被應用于企業招投標、申請專利與高科技企業補貼等領域。

  廣東省作爲我國營商環境改革領先地區,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也走在全國前列,通過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不少地區在招投標領域已開始使用信用記錄和信用報告。

  粵港澳大灣區內的珠海、惠州、江門等城市也不同程度在招投標領域使用信用記錄和信用報告。記者從珠海橫琴自貿片區了解到,建設項目招投標時,政府不僅對信用報告的使用範圍、使用要求、如何運用等方面作了相關要求,並且對企業信用記錄和信用報告格式也作了相關要求和標准。“鼓勵市場主體自願主動地對自身信息真實性進行公開承諾,積極引導信用服務機構全面深化信用記錄和信用報告服務,加強對信息主體合法權益的保護,積極推動信用監管各項措施的落地,廣泛拓寬信用應用場景,真正實現信用有感、信用有價、信用有用”,增加企業信用信息的應用場景與價值,真正使信用成爲企業發展的核心競爭力。

  企業如果出現某些失信“汙點”,還能洗白嗎?一家央企因爲失信減分甚至失去投標資格,他們找到了第三方信用服務機構,希望改正失信行爲。據一位第三方信用服務機構高管介紹,通過信用培訓輔導、出具信用報告等信用修複手段,企業最終獲准撤下信用中國網站及地方信用門戶網站公示的行政處罰信息,消除不良社會影響。

  上述信用服務機構負責人認爲,允許失信市場主體開展信用修複,是我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不斷完善的結果。今年7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快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構建以信用爲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的指導意見》,指出要探索建立信用修複機制,失信市場主體在規定期限內糾正失信行爲、消除不良影響的,可通過作出信用承諾、完成信用整改、通過信用核查、接受專題培訓、提交信用報告、參加公益慈善活動等方式開展信用修複。修複完成後,各地區各部門要按程序及時停止公示該市場主體的失信記錄,終止實施聯合懲戒措施。7月16日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加快完善市場主體退出制度改革方案》再次明確提出“完善信用記錄與信用修複制度”,使重整成功的企業不再被納入金融、稅務、市場監管、司法等系統的黑名單,實現企業信用重建,在體制機制上爲曾經失信企業重新經營找到了出路。

  信用信息平台會泄露企業數據? 需規範接入數據庫的征信業務

  互聯網監管是大勢所趨,伴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信息技術發展,一些大數據查詢平台應運而生。2014年《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出台,這一年湧現出一批第三方信用服務機構,也出現了一批企業信息查詢平台如天眼查、企查查、啓信寶等,通過對公開數據的整合和加工,進行可視化信息呈現。

  然而,業內對企查查、天眼查等企業信息查詢平台的評價“褒貶不一”。這些平台可以幫求職者、企業等,查詢和了解公司的工商信息、關聯企業信息、法律訴訟、失信信息、公司新聞、企業年報等信息,但也有部分企業投訴,這些平台過度推廣企業工商信息。“我的私人號碼被平台直接公布在網絡上,導致個人被廣告推銷電話頻繁騷擾,比如賣軟件、注冊商標和營業執照等,對工作和生活造成了一定影響。”有企業高管因企業信用信息被公開而困擾。

  據天眼查工作人員回應,平台確實會公開部分企業的聯系方式,企業在年報中如果提交了手機、座機等聯系方式,那麽可能會被默認爲是公開數據並予以展示。在實際情況中,可能有些企業主或者員工的工作電話和生活電話是同一個號碼,不願意被太多人查到,天眼查也會尊重對方意願,有一整套完善且合法合規的服務體系。

  有專家指出,當前,各級地方政府部門應切實加大信用信息安全和市場主體權益的保護力度,進一步規範接入各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的機構及其業務維護信息主體合法權益,嚴肅查處違規泄露、篡改信用信息或利用信用信息謀私等行爲。各類信用服務機構應積極發揮市場主體創新靈活的特點,依法依規的前提下開發設計符合市場需求的信用産品,促進市場秩序健康發展。

 知多D

  信用建設政策文件體系

  2003年4月

  中央政府宣布啓動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工作,開始大規模的信用監管系統建設工作。

  2014年6月14日

  國務院發布《社會信用體系建設規劃綱要(2014—2020年)》,是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首部國家級規劃。

  2018年5月23日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深入推進審批服務便民化的指導意見》提出,要切實加強事中事後監管,建立健全失信聯合懲戒機制,實現“事前管標准、事中管檢查、事後管處罰、信用管終身”。

  2019年3月5日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作政府工作報告時提出,要加快在各行業各領域推進“互聯網+”戰略,並提出了“互聯網+監管”、“互聯網+督查”等新概念,強調要推進“雙隨機、一公開”跨部門聯合監管,推行信用監管和“互聯網+監管”改革。

  2019年7月9日

  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加快推進社會信用體系建設 構建以信用爲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的指導意見》,指出要探索建立信用修複機制。失信主體可通過多種途徑進行信用修複,修複完成後,各地區各部門要按程序及時停止公示其失信記錄,終止實施聯合懲戒措施。允許失信市場主體開展信用修複,可以說,這是我國社會信用體系建設不斷完善的結果。

  2019年7月16日

  國家發改委等十三部委印發的《加快完善市場主體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明確提出要“分步推進建立自然人破産制度”,以及“完善信用記錄與信用修複制度”。完善重整企業信用修複機制,使重整成功的企業不再被納入金融、稅務、市場監管、司法等系統的黑名單,實現企業信用重建。在體制機制上爲失信企業重新經營找到了出路。

  2019年8月12日

  國務院辦公廳發布實施《全國深化“放管服”改革優化營商環境電視電話會議重點任務分工方案的通知》。通知指出,加強社會信用體系建設,大力推進信用監管,推行承諾制,讓市場主體和公民講誠信,自主承諾。對違背承諾、搞虛假承諾甚至坑蒙拐騙的,一經發現要嚴厲懲罰。(發展改革委、人民銀行、市場監管總局牽頭,國務院相關部門及各地區按職責分工負責)

  2019年8月14日

  廣東省政府發布《關于在市場監管領域全面推行部門聯合“雙隨機、一公開”監管的實施意見》,省級雙隨機監管工作平台將于今年10月底正式啓用。檢查結果將通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廣東)等平台及時向社會公開。檢查結果要通過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廣東)、信用廣東網、政府指定的信息公示平台等渠道及時向社會公布,倒逼市場主體提高自我管理水平,逐步淘汰失信主體,力圖構建市場監管社會共治格局。

  策劃:南都記者 尹來 統籌:南都記者 趙安然 編輯統籌:鄒琳 方軍 采寫:南都記者 楊麗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