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信用信息
  •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 站内检索
  • 首页
  • 信用动态
  • 信息公示
  • 信用服务
  • 政策法规
  • 联合惩戒
  • 守信承诺
  • 信用评价
信用房地产 > 信用动态

拓宽信用应用场景 让信用成为企业核心竞争力

杨丽云2019-08-29 09:56:47来源:南方都市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关于进一步降低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服务收费标准的通知》,大幅下调征信服务收费标准;同时征信中心促进小额贷款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小微金融机构接入征信系统。此举有望完善企业的征信服务与融资贷款挂钩,能一定程度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难题。

  过去,企业对信用信息的重视程度不高,缺少征信报告和信用“背书”,导致小微企业投标难、贷款难、申请专利难,影响企业的市场准入和融资能力。有专家指出,完善的信用评价体系有助于缓解企业征信制度不完善的顽症。“进一步发挥信用在创新监管机制、提高监管能力和水平等方面的基础性作用。”近日,一位公共信用信息资深研究专家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建立健全贯穿市场主体全生命周期、衔接事前事中事后的全监管环节、实现分级分类监管的社会信用体系,为诚实守信者提供更多、更好的发展机会和环境。

  信用信息不仅是企业发展必备的要素,在政府监管中也处于关键地位。近年来,政府信用监管机制不断完善。

  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信用监管。7月16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构建以信用为基础的新型监管机制的指导意见》,提出以信用监管为着力点,创新监管理念、监管制度和监管方式。8月14日广东省政府发布《关于在市场监管领域全面推行部门联合“双随机、一公开”监管的实施意见》,省级双随机监管工作平台将于今年10月底正式启用。密集出台的信用监管政策,见证我国信用体系建设进入冲刺倒计时阶段。专家认为,需强调让信用成为中小微企业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同时加大信用信息安全和市场主体权益保护力度,整合公共信用信息、市场信用信息、投诉举报信息和互联网及第三方相关信息,尽快实现信用信息、监管数据的共建共享,为信用监管提供数据保障。

  缺少信用信息支撑企业吃了“苦头” 加强监管数据共享简化审批流程

  “之前有家小公司主动找我们合作,但信用平台显示,对方牵涉不少诉讼案件,厂房、办公楼都质押银行,合作风险较大,客户信用评估值仅50万元,所以现在跟那家公司只做额度较小的合作,并且要求出货后立即交货款。但对于信用好的客户,货款最多可以延期到出货后两个月再收取。”广州市谷希欧皮具有限公司经理陈彦荣说。2011年他从国企出走,选择自创品牌“轩尼小熊”,目前主要从事进出口皮具贸易。

  记者走访发现,整体上来讲,目前企业特别是初创企业、小微企业,对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视度还普遍较低。据一位不愿具名的信用服务业内人士分析,原因主要包括两点,一是政策层面,在采购招投标、行政审批等事项中,对企业信用报告没有强制性要求,对企业而言,信用建设也就没有成为普遍的刚性需求,“信用的应用场景、应用价值尚未充分体现”;二是当前经济社会环境下,存在“守信成本高,失信成本低”,且守信短期内带来的实际获得价值有限等现象,导致部分初创企业、小微企业,主观上降低了对信用建设的重视和投入。

  众多小微企业对征信价值的认知度、应用度还不深,但在相关项目申报时就遇到无法出具信用证明的难题,显得很无奈,也因此需要求助于中介。广东橙鲜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是建立在物联网科技上的鲜榨现制饮料自动售卖机生产商,其产品2017年被认定为广东省高新技术产品。该企业负责人丰经理谈到,在申报高新技术补贴时需要开具银行资信证明、纳税证明、发明专利、实用技术专利等各种证明,申报文件繁多、审核手续复杂,“小微企业、初创企业缺少相关信用证明,也摸不清楚门道,只能找中介代理,但中介收费贵还要分成,一般占到补贴金额的两至三成。”

  广州市谷希欧皮具有限公司也是高新技术企业,同样遇到因信用证明材料不全,申办高企补贴困难的情况。在市场竞争压力下,小微企业长期以来更关注存续问题,而不是信用建设,在企业管理、制度规范、人员素质、参与市场交易等方面都重视不足,造成目前中小微企业信用体系建设缓慢。

  企业经营发展过程中吃到了缺少信用信息支撑的苦头,同时也希望能通过建立政府主导的新型信用监管机制及模式,畅通政企数据流通机制、简化行政审批程序,真正让企业享受到更多便利和实惠。

  有专家指出,在推进构建以信用为基础的新型监管机制工作中,不仅要看到企业对信用意识重视程度的问题,更需要关注和解决地方政府在信用体系建设推进工作中的阻力或问题。信用监管是规范市场经济秩序的“金钥匙”,推进“双随机、一公开”和信用监管应该结合在一起。各级地方政府部门应深入贯彻落实《关于加快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构建以信用为基础的新型监管机制的指导意见》的相关要求,推进“放管服”改革,继续加快建立健全信用承诺制度,加大对守法诚信的教育宣传,进一步提高市场主体对信用建设的认识和重视;全面建立市场主体信用记录,依法依规向社会公开。各部门间应建立协同机制,加大数据的共建共享,联动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综合行政执法体制改革,有效开展协同监管,构建跨部门的信用评价和监管体系,积极拓展信用报告在政府采购、招标投标、行政审批、市场准入、资质审批等事项或活动中的应用。建立健全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实现“事前管标准、事中管检查、事后管处罚、信用管终身”。

  大湾区探索招标与信用挂钩 信用修复为曾经失信企业找出路

  2014年6月14日,国务院印发《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是首部国家层面部署加快建设社会信用体系指导性文件,是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顶层设计。《规划纲要》颁布实施至今已5年有余,信用体系建设不仅得到了各级地方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也越来越多地得到市场主体的认同和支持,信用记录、信用报告等逐步被应用于企业招投标、申请专利与高科技企业补贴等领域。

  广东省作为我国营商环境改革领先地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也走在全国前列,通过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不少地区在招投标领域已开始使用信用记录和信用报告。

  粤港澳大湾区内的珠海、惠州、江门等城市也不同程度在招投标领域使用信用记录和信用报告。记者从珠海横琴自贸片区了解到,建设项目招投标时,政府不仅对信用报告的使用范围、使用要求、如何运用等方面作了相关要求,并且对企业信用记录和信用报告格式也作了相关要求和标准。“鼓励市场主体自愿主动地对自身信息真实性进行公开承诺,积极引导信用服务机构全面深化信用记录和信用报告服务,加强对信息主体合法权益的保护,积极推动信用监管各项措施的落地,广泛拓宽信用应用场景,真正实现信用有感、信用有价、信用有用”,增加企业信用信息的应用场景与价值,真正使信用成为企业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企业如果出现某些失信“污点”,还能洗白吗?一家央企因为失信减分甚至失去投标资格,他们找到了第三方信用服务机构,希望改正失信行为。据一位第三方信用服务机构高管介绍,通过信用培训辅导、出具信用报告等信用修复手段,企业最终获准撤下信用中国网站及地方信用门户网站公示的行政处罚信息,消除不良社会影响。

  上述信用服务机构负责人认为,允许失信市场主体开展信用修复,是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不断完善的结果。今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构建以信用为基础的新型监管机制的指导意见》,指出要探索建立信用修复机制,失信市场主体在规定期限内纠正失信行为、消除不良影响的,可通过作出信用承诺、完成信用整改、通过信用核查、接受专题培训、提交信用报告、参加公益慈善活动等方式开展信用修复。修复完成后,各地区各部门要按程序及时停止公示该市场主体的失信记录,终止实施联合惩戒措施。7月1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再次明确提出“完善信用记录与信用修复制度”,使重整成功的企业不再被纳入金融、税务、市场监管、司法等系统的黑名单,实现企业信用重建,在体制机制上为曾经失信企业重新经营找到了出路。

  信用信息平台会泄露企业数据? 需规范接入数据库的征信业务

  互联网监管是大势所趋,伴随着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发展,一些大数据查询平台应运而生。2014年《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出台,这一年涌现出一批第三方信用服务机构,也出现了一批企业信息查询平台如天眼查、企查查、启信宝等,通过对公开数据的整合和加工,进行可视化信息呈现。

  然而,业内对企查查、天眼查等企业信息查询平台的评价“褒贬不一”。这些平台可以帮求职者、企业等,查询和了解公司的工商信息、关联企业信息、法律诉讼、失信信息、公司新闻、企业年报等信息,但也有部分企业投诉,这些平台过度推广企业工商信息。“我的私人号码被平台直接公布在网络上,导致个人被广告推销电话频繁骚扰,比如卖软件、注册商标和营业执照等,对工作和生活造成了一定影响。”有企业高管因企业信用信息被公开而困扰。

  据天眼查工作人员回应,平台确实会公开部分企业的联系方式,企业在年报中如果提交了手机、座机等联系方式,那么可能会被默认为是公开数据并予以展示。在实际情况中,可能有些企业主或者员工的工作电话和生活电话是同一个号码,不愿意被太多人查到,天眼查也会尊重对方意愿,有一整套完善且合法合规的服务体系。

  有专家指出,当前,各级地方政府部门应切实加大信用信息安全和市场主体权益的保护力度,进一步规范接入各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的机构及其业务维护信息主体合法权益,严肃查处违规泄露、篡改信用信息或利用信用信息谋私等行为。各类信用服务机构应积极发挥市场主体创新灵活的特点,依法依规的前提下开发设计符合市场需求的信用产品,促进市场秩序健康发展。

 知多D

  信用建设政策文件体系

  2003年4月

  中央政府宣布启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开始大规模的信用监管系统建设工作。

  2014年6月14日

  国务院发布《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首部国家级规划。

  2018年5月23日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深入推进审批服务便民化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切实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建立健全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实现“事前管标准、事中管检查、事后管处罚、信用管终身”。

  2019年3月5日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要加快在各行业各领域推进“互联网+”战略,并提出了“互联网+监管”、“互联网+督查”等新概念,强调要推进“双随机、一公开”跨部门联合监管,推行信用监管和“互联网+监管”改革。

  2019年7月9日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社会信用体系建设 构建以信用为基础的新型监管机制的指导意见》,指出要探索建立信用修复机制。失信主体可通过多种途径进行信用修复,修复完成后,各地区各部门要按程序及时停止公示其失信记录,终止实施联合惩戒措施。允许失信市场主体开展信用修复,可以说,这是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不断完善的结果。

  2019年7月16日

  国家发改委等十三部委印发的《加快完善市场主体退出制度改革方案》,明确提出要“分步推进建立自然人破产制度”,以及“完善信用记录与信用修复制度”。完善重整企业信用修复机制,使重整成功的企业不再被纳入金融、税务、市场监管、司法等系统的黑名单,实现企业信用重建。在体制机制上为失信企业重新经营找到了出路。

  2019年8月12日

  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实施《全国深化“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电视电话会议重点任务分工方案的通知》。通知指出,加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大力推进信用监管,推行承诺制,让市场主体和公民讲诚信,自主承诺。对违背承诺、搞虚假承诺甚至坑蒙拐骗的,一经发现要严厉惩罚。(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牵头,国务院相关部门及各地区按职责分工负责)

  2019年8月14日

  广东省政府发布《关于在市场监管领域全面推行部门联合“双随机、一公开”监管的实施意见》,省级双随机监管工作平台将于今年10月底正式启用。检查结果将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广东)等平台及时向社会公开。检查结果要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广东)、信用广东网、政府指定的信息公示平台等渠道及时向社会公布,倒逼市场主体提高自我管理水平,逐步淘汰失信主体,力图构建市场监管社会共治格局。

  策划:南都记者 尹来 统筹:南都记者 赵安然 编辑统筹:邹琳 方军 采写:南都记者 杨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