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光娱乐/追忆

原作者: 2019年12月15日

行业动态 用户研究

2019年12月15日
追光娱乐/追忆
弟弟

  (五)
  秋天尽了冬天的脚步近了,寒凉的的感觉也近了,南南只得收拾好心情去迎接一点儿也不宽容的生活。南南着实想要改变现状去追逐更好的生活,但是她也只是商贸毕业的文凭,根本不可能找到很好的工作,至少现在她不得不继续辛苦的工作,来维持生计。冬天逼近了。
  热闹明亮的大厅这里,她微笑着站在专柜旁边,目光却有些疲惫的意思。矜持的笑,雪白的绒衫,还俏皮的围着一条素雅的围巾,那条围巾是姑姑给她织的,这样她带着会让自己暖和一些。
  远方走来一对人,看着他们走路的姿势她知道他们正是她等待的客户。她深吸一口气,想给自己十足的勇气。
  “您好,太太,请问你需要购买化妆品吗?”南南面带着甜美的微笑对她说,只有她知道自己的手在发抖,她突然觉着这位太太并不好打发。因为太太的目光是这么凌厉,像一把寒刀一样划过她的脸。她只能让自己笑的更甜来缓解她的目光。
  “妈,你干嘛用这种目光看人家啊?人家长得漂亮,你也不能这么色的盯着人家吧!”她身边的20多岁的男孩说,目光却不离南南。南南看着他抄着口袋歪着脑袋的样子,就觉着他是个大少的形象,还是个调皮的公子。听了他的话,南南不住会心的笑了,笑得那么妖娆。
  “阳阳,你干嘛说得这么露骨啊?让妈妈多不好意思啊!”太太轻轻敲了阳阳额头一下,他调皮的闪开了,而太太矜持的笑着走向专柜,坐下了。
  “啊,请问你是什么性的皮肤?这类产品适合油性皮肤,这种适合干性皮肤。”南南秉承着微笑服务的宗旨,太太似乎也温和多了。她的目光无意间落在阳阳身上,却发现阳阳一直在看着她,她向他微笑着,是善意的问候,也是对刚才帮她解围的答谢。阳阳仍坏坏的笑着,不住的摸着下巴。
  “追光娱乐用的这种,效果还好。”太太说,目光落在南南洁净的脸上。
  “太太,说实话,这种化妆品不适合你,,因为它里面多少含有化学物质,您的皮肤本来就很好,不如用这类纯天然的化妆品。”南南弯下身子拿出一套化妆品,仔细的给太太解说着。太太一直盯着她,她的目光足以让任何人发毛,但是南南却还是迎韧而上,一直看着她的眼睛,那是一种坦诚一种自信,渐渐的太太的目光也变得温和了,凌厉也融化在南南的微笑之中了。偶尔她和阳阳也会对视,她就尴尬的笑笑。这笔生意终于谈成了,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南南释怀的笑着,刚刚卸下笑容,阳阳却突然回过头朝他挥挥手。她吃了一惊,本能的向他吐吐舌头,阳阳开朗的笑着,给了她一个飞吻,太太看见了敲他脑袋一下。南南看着他们不觉轻松了许多。
  平静的生活在这个小插曲中出现了波澜。几天后,阳阳突然又出现在南南面前,他毫不客气的坐下了,翘着二郎腿一副公子哥的样子。南南看见他来着不善的样子,嘟起了嘴巴,看着他,最后却又不得不笑脸相迎。
  “先生,请问你需要什么?”南南温柔的问着。
  “先生?——”阳阳笑的前仰后合,“你叫我先生?你还是叫我阳阳吧!”他说,“我要一套最贵的化妆品,送给我女朋友。”
  “那请问你女朋友是油性皮肤还是——”
  “随便,随便——”他急忙阻断了。
  “哦!”一脸疑惑的拿出一套化妆品,双手递给他,她看着他,他看着她,南南蹙蹙眉头。
  “你怎么笑的这么虚伪呢!”阳阳一开口就伤人,南南咬着唇不说话,低下头,不去看他。
  “天哪,你能对我自然点儿吗?我不喜欢你这样子。”阳阳叹着气。
  “自然点儿啊,”南南看着他说,“自然点儿就是发脾气啊,因为没人会喜欢,所以只得把它藏起来。”南南不再笑了,她知道阳阳在找茬,她只想赶快把他打发走。不过他说这话可真够伤人的,谁想过这种木偶般的生活啊,都是情非得已,而他这种公子哥怎么懂得啊。
  “那你发脾气吧,我喜欢。”阳阳笑着说。
  “先生,你到底想干什么啊?”她有点厌恶了。
  “买化妆品啊。”阳阳轻松的说,“你这么凶,这种服务态度足以让你丢掉这份工作了。”阳阳似乎想要威胁南南。
  “不买,你可以走开,买了,请你走开。”南南尽力让自己态度好一些,口气温和些。
  “哎!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啊,一会儿笑一会哭的,你——”
  “对不起,”南南听了他的话给了一个90大鞠躬,“我有些不高兴。”她说,眼泪却在眼眶中打转儿,她本以为自己够坚强的,但事实上她还是那么脆弱。阳阳看见她哭似乎害怕了,慌忙的逃走了。南南蹲下身子,痛痛快快的哭着,好久没这么哭过了。一通大哭之后,南南拭去泪痕,她知道自己要坚强,坚强就是不轻易流泪。她要坚强的活下去,为了自己,为了姑姑,更为了妈妈。
  (未完待续)

  时间过得可真快,转眼间已经到了高中,高中生活如此丰富与紧张,使我很怀念初中的生活。总是看湖南电视台办的的快乐大本营,快乐家族有他们的快乐大本营,而我们也有自己的幸福大本营。那就是我们的女生宿舍了,不信,我给你们慢慢地叙述一下几个片段看看吧:
  午饭过后我们都习惯的回到宿舍里休息、聊天。这天我们吃完饭也都不约而同地回到宿舍,小宇屁股一扭一扭地从外面走进来还得意得说道:看我的秧歌步走的还不错吧”!刚说完,“哎呀!我的衣服怎么湿了呀!”贝贝忽然大叫,呵呵,原来是我笑的把水洒到贝贝身上了,“哈哈哈”我们宿舍里的人都被逗得乐坏了,瘫倒到那里差点起不来了,呵呵呵!就在这时调皮鬼小蒙说话了:“要是配上哪吒的浑天灵那就更完美了”,说着她就随手拿起枕巾拴在小宇的身上,自己也拿起枕巾,俩人就这样手舞足蹈地扭了起来。又忽见彤彤拽起毯子披在身上大摇大摆的扭起来,其她人也一个个跟着表演起来,刹那间,枕巾、衣服、毯子都成道具了,就连脸盘也被我们当成鼓咚咚咚的敲了起来,各种滑稽搞笑的动作便展现在眼前,超有趣了。这时蕾蕾气喘吁吁的跑来生气地说:“喂!你们都在干吗?隔壁就是生活老师你们也敢乱来,看把老师都惹急了,要扣分呢”!“啊!!不要啊!不要啊!”一听要扣分个个都哭着、跑着、蹦着、跳着向老师求情去:“老师你今天穿的裙子好漂亮、我们今天晚上有空,帮你打饭吧、您女儿真可爱这个棒棒糖好甜呀给你吧……,经他们这么一说,幸好老师仁慈没忍心扣额们的分,要不然我们不知道又该怎么挨老班的骂了。
  上了一天的课了,晚上回到宿舍精神也不见衰,特好。这时敏敏和小倩掕了一堆零食回来,有瓜子、花生、糖果、饼干、果冻等等一大堆都堆在那里,我们也都拿出自己的一些私有物产办了一个小小的晚会。由于音大动响,又把生活老师给吵醒了,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老师一来”,大家迅速把被子盖住零食,嗖的一声灯关了全部倒在床上装睡。生活老师从窗口看了看,点了点头,嘴里应该还嘟囔着“鞥”。我们打开灯把被子往一边一仍,哇塞!继续享受我们自己的琼筵了。
  三更半夜不睡觉,第二天早上睡懒觉。不管生活老师再怎么崔、再怎么敲门,我们都不当回事,还是按兵不动。等到人都走光了,再伸伸懒腰跑去上早自习。这天早上像往常一样,老师都催了十几遍了我们仍不愿动身,于是彤彤便清了清嗓子唱起了歌:“我感动天感动地,怎么感动不了你……”,一直唱个不停,这时懒虫们吓得马上起了床,小倩慌得说道:“大姐,你别唱了,我们快要冻死了,我们起床还不行吗?”彤彤乐得不得了大喊:“还是我的独家秘密武器厉害吧!哈哈哈……”。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这不,婷婷在因为自己的肤色比别人深一些抱怨呢,小妹也因为自己胖点唠叨呢。这时贝贝就撅着她那小嘴说:“你嫌自己黑,你呢又嫌自己胖,干嘛吃那么多呀省点钱买点护肤品,再做做运动呢?瞧我这身材……呵”。到了晚上,我一进宿舍还以为进错门了呢,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幕这样的场景:有做仰卧起坐的、有做瑜伽的、有倒立的,也伴随着一二三四的口号声,还有床的“咯吱咯吱咯吱”的响声在伴奏。我惊奇的问她们:“在干吗呢“?站在门前的贝贝指着我的鼻子说:“做好预防工作,运动是关键,你懂!”她们“为什么呀”?“我的地盘我做主,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呀,哪儿来那么多为什么呀!”一直到汗流浃背、筋疲力尽她们也不想休息,呵呵,我可真受不了她们。
  课外活动时间,我们回到宿舍,不知是谁晃了一下床,小白的镜子摔碎了。“是谁用后放到这儿不记得收拾好的,从实招来”苹果一副判官样儿说道,经过他这么一查,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终于,原来是小黑干的。小黑跑着来说:“呀呀呀,我给忘了……”。这时小白哭丧着脸说道:“唉,我亲爱的宝贝,你咋那么命苦呢,才几天呀你就一命呜呼了,可怜可怜!”“哈哈哈”她那好笑的表情逗得我们哈哈大笑。正当我们笑的时候,笑笑推门进来了,一进门她就仰天张口大笑,吓了我们一大跳。笑笑,一看到这名字你一定会想到她是不是因笑得名的呀,哈哈,的确,她确实是挺能笑的,一大早就抱着那些闲书看,看见好笑的就情不自禁的笑,还逼我们听她讲,不听就受到她的攻击,这不我们也被她传染了,呵呵。
  虽已成过去,但追光娱乐会永记!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