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強調“控通道”,有信托公司已接到窗口指導

陳洪傑2019-08-09 10:45:34來源:第一財經

掃描二維碼分享

  日前,銀保監會向各銀保監局信托監管處室下發了《中國銀保監會信托部關于進一步做好下半年信托監管工作的通知》(信托函〔2019〕64號)(下稱“64號文”),傳達今年下半年對信托業的監管重點。第一財經記者詢問了10多家信托公司的相關人士,其中,多位華南地區信托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雖未收到文件,但當地銀保監局已通過電話會議的形式,要求所管轄地區的信托公司繼續壓縮通道,對不合規的通道進行整改。

  早在2017年12月22日,銀監會發布《關于規範銀信類業務的通知》(55號文),對信托通道業務明確界定,進行穿透監管,杜絕暗保、抽屜協議、協助資産出表等亂象,切斷非標資金違規流入實體的通道,明確資金投向。隨後,2018年擠出3.55億元的“水分”。不過,2019年上半年,不少信托公司風險較大的通道業務有所擡頭。

  “當前,監管一方面要求去通道,壓縮通道存量,另外一方面控制房地産信托的規模,都是出于防範風險的考慮,遏制風險過度積累。”一位信托業內人士稱。

 部分信托公司接到窗口指導

  一位華南地區信托公司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公司還沒有收到“64號文”的正式文件,但是得到當地銀保監局圍繞“64號文”的口頭指導,其主要精神是“控制通道業務的規模,對于存量要求壓縮,到期必須清算,對于不合規的通道進行整改”。

  另外一家華南地區信托公司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同樣沒有收到正式文件,當地銀保監局召開了電話會議,除了要求去通道之外,還要求控制房地産信托新增業務規模。

  不過,華北地區、華東地區、西南地區10家信托公司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未受到“64號文”,也沒得到有關“64號文”的口頭指導。“64號文應該還在地方銀保監局的層面,目前,我們沒看到文件,還未受到指導”,一位北京地區信托公司人士表示。

  2018年,在金融去杠杆、監管趨嚴等因素影響下,信托業擠掉3.55億元的“水分”。中國信托業協會發布的《2018年第四季度信托公司業務數據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四季度末,全國68家信托公司受托資産減少到22.70萬億元,比2017年四季度末下降了13.50%。具體來看,2018年初信托資産資産余額爲26.25萬億元,一季度末爲25.61萬億,二季度末爲24.27萬億元,三季度末再度降至23.14萬億元。

  截至2019年1季度末,數據顯示,信托公司受托資産規模爲22.54萬億元,降幅進一步縮窄。中國信托業協會預計,下一季度信托資産規模將呈現企穩回升態勢。

  不過,金融風險防控壓力仍然較大。“一季度末信托風險項目規模達到2831億元,同比增速爲89.8%。”7月末,中國東方資産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助理陳小侉表示。

  監管繼續收緊

  2018年4月27日資管新規正式頒布生效,要求去通道、打破剛性兌付、禁止資金池等。不過在去年8月,監管對信托公司的監管有所放松。部分信托公司收到了監管部門適當增加通道業務項目投放的窗口指導,但資管新規的大方向和主要精神沒有改變。

  “銀保監會對信托公司2019年下半年監管重點與今年5月份銀保監會《關于開展‘鞏固治亂象成果促進合規建設’工作的通知》(下稱‘23號文’)一脈相承,依然是實現防風險、治亂象和調結構的有機統一。”一位信托公司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23號文稱,將治理違規開展銀信、保信合作業務,向銀行、保險資金違規提供通道服務;與銀行、保險公司違規簽訂抽屜協議、陰陽合同;協助保險資金變相投資事務管理類信托或單一信托;未按“穿透”原則向上識別信托産品最終投資者,向下識別産品底層資産等。

  監管繼續收緊的另外一面表現在房地産信托上。一直以來,房地産信托在信托公司中的占比較大,在産品發行金額占比當中基本維持在40%-50%。今年7月初,爲防止房地産信托的過度增長引起的風險。多家信托公司受到“窗口指導”,要求信托公司在第三季度、第四季度控制房地産信托的規模。

  用益信托網數據顯示,7月房地産類信托募集規模爲584.25億元,環比減少19.63%,但當月規模占比仍居首位。2019年以來,除2月受春節長假影響外,上半年其他各月份房地産信托募集規模均超過600億元,7月的下挫被認爲是房地産信托規模收縮的起點。

  “監管部門對房地産信托的監管要求持續趨嚴,房地産信托業務收縮已成定局。對于一些高度倚重房地産信托業務的信托公司來說,下半年的業績壓力會相對較大。”用益金融信托研究員喻智稱。

原創 宏觀 政策 市場 公司 土地 觀點 金融 海外 産業鏈
專 題
返回頂部
掃描二維碼分享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