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資源部總規劃師莊少勤:國土空間規劃應避免“穿新鞋走老路”

余蕊均 劉豔美2019-08-28 08:39:23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掃描二維碼分享

  “國土空間規劃體系”被正式寫入法律條文。根據最新通過的《土地管理法》第18條:經依法批准的國土空間規劃是各類開發、保護、建設活動的基本依據。已經編制國土空間規劃的,不再編制土地利用總體規劃和城鄉規劃。

  此前,在今年5月由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的《關于建立國土空間規劃體系並監督實施的若幹意見》(下稱《意見》)中明確提出,堅持“多規合一“,不在國土空間規劃體系之外另設其他空間規劃。

  如何理解新的國土空間規劃體系?它和過去的城市規劃有何不同?將對城鎮化産生何種影響?8月27日,在鄭州舉行的2019(第十四屆)城市發展與規劃大會上,自然資源部總規劃師莊少勤給出了他的理解。

  莊少勤表示,強調“國土”主要有三層含義:第一,國土是有具體的自然和人文禀賦的,不是一個抽象的空間;第二,國土是有人的生産、生活活動的,不能說只有自然,沒有人;第三,每一片國土都體現了權益,都有國土關系,需要有效的機制。

  “所以這就明確了不是在抽象的空間裏做規劃。”他強調,做規劃要“走新路”,堅持可持續發展,“守初心”,堅持以人民爲中心,“接地氣”,堅持從實際出發。

  目前,一些城市已啓動國土空間規劃編制工作,爲避免“穿新鞋走老路”,莊少勤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采訪時表示,一定要堅持以問題爲導向,同時還要有一種機制,一種倒逼的力量。

  “沒有這種力量,就會慣性地走下去,底線要守住。”莊少勤說,“生態優先實際上是一種底線的優先,在倒逼過程中要形成一種利益調節機制,把生態的、文化的等非傳統規模驅動的價值挖掘出來。”他還向記者表示,自然資源部會出台相應標准,進行利益協調。

 “走新路”要關注四個變量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國城鎮化水平迅猛增長。2018年末,全國常住人口城鎮化率達59.58%,較1949年末提高48.94個百分點。在莊少勤看來,我國城鎮化進程大致可分爲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從新中國成立到改革開放前,以計劃經濟體制下的工業化爲主要推動力;第二階段,從改革開放之初持續至黨的十八大,城鎮化動力主要來自市場化、全球化及工業化疊加,但仍以工業化爲主;第三階段,黨的十八大以後,尤其是2015年底中央城市工作會議召開以來,城鎮化正式進入2.0時代,或者說新型城鎮化階段。

  莊少勤認爲,眼下這一階段,除上述驅動因素外,綠色生態、技術變革以及人的需求等因素,也日益對城鎮化進程産生長遠、深刻影響。

  這意味著,我們已從工業文明時代走向生態文明時代。莊少勤透露,《意見》不僅希望實現“多規合一”,形成全國國土空間規劃“一張圖”,更重要的是,要順應生態文明時代空間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求,促進發展方式、生活方式及治理方式轉變。

  “建設生態文明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國土空間規劃體系的基本戰略導向,也是促進永續發展。”莊少勤表示,這就需要轉變發展方式,而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則是國土空間規劃“走新路”的一個基本導向,具體而言,應重點關注四個變量——

  首先是注重存量,隨著城鎮化速度減慢,以往以規模擴張爲主的增長方式難以爲繼,如何挖掘存量成爲當務之急;其次是重視質量,包括城鎮、農業、生態三大空間的發展質量,沒有質量存量就沒有價值;再者要注重流量,數字化時代,能産生流量的都是有特色的,流量空間也會促進區域協調、城鄉融合;最後,要關注容量,面對氣候變化、技術變革等不確定性,提升城市韌性,也迫切需要走新路,才能實現換道超車。

  他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生態優先實際上是底線優先,“這樣才能倒逼過來”,同時,在此過程中要形成一種利益調節機制,把生態價值、文化價值等非傳統規模驅動的價值挖掘出來。

  “要通過質量、流量、容量等方式來産生價值,這裏面需要花很多精力再深化。”莊少勤說。

  規劃要“能用、管用、好用”

  城市發展到今天,早已不再以GDP論英雄,而是以人的滿足感、獲得感和幸福感作爲判斷標准。早在2015年底,中央城市工作會議就提出,“推動以人爲核心的新型城鎮化”。這正是國土空間規劃體系想要解決的核心問題。自然資源部副部長趙龍此前在解讀《意見》時表示,與原有各級各類空間規劃相比,國土空間規劃體系“更加注重堅持以人民爲中心”。

  對此,在昨日的會議現場,莊少勤進一步解釋,新的規劃更加注重問題導向,“爲老百姓過好日子做規劃”。簡單來說,就是解決人民群衆“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安居樂業”問題。莊少勤以社區規劃舉例稱,社區是城市發展的“細胞”,一個面向未來的社區,要滿足宜居、宜業、宜遊、宜學、宜養等各項城市基本功能,一些傳統産業、園區規劃也要據此轉型,回到以人爲本的“初心”。

  在他看來,國土空間規劃體系的提出,標志著規劃從原來側重政策體系向注重治理體系的轉變,這就要求我們的規劃必須“接地氣”,更多立足實際來做規劃,能用、管用、好用。所謂“能用”,就是要適應時代和地區實際情況;“管用”,就是要能夠解決空間治理和空間發展的問題;“好用”,則是運行成本要低、效率要高。

  莊少勤特別提醒,近期一些城市已在積極開展國土空間規劃編制工作。在這一過程中,切忌“穿新鞋走老路”,這就要求我們既要“轉腦袋”,也要“轉身體”,否則就容易回到要規模、要指標的老路上。

原創 宏觀 政策 市場 公司 土地 觀點 金融 海外 産業鏈
專 題
返回頂部
掃描二維碼分享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