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 id="eutj9v"></q><dir id="eutj9v"></dir>

                信达与皇庭集团紧密合作 接连扫货两家A股公司

                于德江2019-08-07 08:51:12来源:证券时报

                扫描二维码分享

                  先是7月15日晚间,云图控股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宋睿将所持6.93%股份转让给深圳市信庭至诚化工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信庭至诚”)。紧接着在7月23日晚间,又有光力科技公告,公司控股股东赵彤宇将所持9.38%股份转让给深圳市信庭至美半导体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信庭至美”)。

                  这两起交易的模式颇为相似:一是实控人持股比例均较高,转让5%以上股份并不会动摇控制权;二是受让方均为上半年刚成立的项目基金,设立目的即为入股对应行业的上市公司;三是受让方股权结构相似,背后均为中国信达和皇庭集团。

                  信庭至诚、信庭至美的普通合伙人(GP)均为深圳市信庭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信庭投资”)、深圳前海皇庭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前海皇庭”)。信庭投资由中国信达和皇庭集团通过旗下公司各持股50%,前海皇庭则是皇庭集团全资子公司。

                  信庭投资像一条纽带,连接了信达和皇庭,二者借此开展了多项合作,关系颇为紧密。

                 信庭入股两家上市公司

                  今年7月份,信庭投资、前海皇庭担任GP的两家合伙企业接连入股上市公司,当前仍未得到市场足够的关注。

                  7月15日晚间,云图控股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宋睿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持有的70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转让给信庭至诚。这部分股份占云图控股总股本的6.93%,转让价格4.94元/股,较前一交易日收盘价折价10%,交易总价为3.46亿元。交易完成后,宋睿直接持有云图控股的比例降至32.01%,其母亲、一致行动人牟嘉云持股12.2%,公司实际控制权未发生变化;信庭至诚的持股比例达到6.93%,仅次于实控人母子。

                  宋睿称,此次权益变动的目的系满足自身的资金需求,同时引入优质股东,优化上市公司的股权分布和治理结构,促进上市公司健康良性发展。信庭至诚则表示,是基于对上市公司发展前景和投资价值的充分认可,权益变动的目的是投资需要。

                  从信庭至诚成立时间、规模、名称可以推测,其设立的目的或许就是为了投资云图控股。根据云图控股当时披露的公告,信庭至诚成立于2019年3月,普通合伙人为信庭投资、前海皇庭,有限合伙人为华建国际、唐若民。云图控股即原来的新都化工,虽更名并开展了多元化业务,但主营仍以化工为主,信庭至诚名字中的“化工”就表明了其投资方向。

                  接手云图控股6.93%股份耗资3.46亿元,这一数字也和信庭至诚的规模较为接近。工商信息显示,华建国际出资3.62亿元,唐若民出资100万元。华建国际是信达所控制的公司,前海皇庭是皇庭集团全资子公司,唐若民是皇庭集团副总裁兼前海皇庭总经理。

                  宋睿和信庭投资此前有过合作。2018年10月,信庭投资旗下的深圳市信庭丰安投资企业(有限合伙)成为贵州思瑞丰矿业集团有限公司最大股东,持股99%。而在此之前,贵州思瑞丰矿业集团有限公司由宋睿控制的成都市思瑞丰投资有限公司100%持股。

                  入股云图控股后不久,信庭投资旗下另一合伙企业就马不停蹄接手了光力科技实际控制人赵彤宇持有的部分股份,两者模式较为相似。

                  7月23日晚间,光力科技公告,赵彤宇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持有的公司1800万股转让给深圳市信庭至美半导体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信庭至美”)。这部分股份占光力科技总股本的9.38%,转让价格11.313元/股,同样较前一交易日收盘价折价10%,交易总价2.04亿元。

                  光力科技有两大业务板块,一块是安全生产及节能监控业务,另一块便是半导体封测设备制造业务,符合信庭至美的投资方向。在权益变动报告书中,赵彤宇称此次交易主要目的在于归还质押贷款、降低质押风险,引入优质股东,优化公司的股权分布和治理结构,促进公司健康良性发展;信庭至美则表示,看好公司的发展战略规划和发展前景,充分认可公司的投资价值。

                  此次交易后,赵彤宇持股比例降至38.61%,控制权仍较为稳定,信庭至美成为了第二大股东。

                  按当时上市公司的公告,和信庭至诚一样,信庭至美的普通合伙人也是信庭投资、前海皇庭。但二者有限合伙人并不完全一致,信庭至美的有限合伙人是唐若民,出资额2.11亿元。从规模上来看,也是略高于交易总价。信庭至美成立于2019年6月,专为接手光力科技而设立的可能性极大。

                 信达皇庭联袂出手

                  信庭至诚、信庭至美颇为相似,但也有所不同。

                  相同的地方是GP完全一致,采用双GP模式,均为信庭投资、前海皇庭。不同的地方在于LP(有限合伙人),信庭至诚的出资方是华建国际,前海皇庭的出资方是唐若民。华建国际是信达(中国)投资的全资子宫底,唐若民是皇庭集团副总裁、前海皇庭总经理。也就是说,在这两家合伙企业中,信达、皇庭各出了一家的资金。

                  合伙企业的决策权应该归属于执行事务合伙人,担任信庭至诚、信庭至美这一角色的均为信庭投资,而非前海皇庭。

                  从字面上理解,信庭即取自信达、皇庭。信庭投资成立于2016年6月,深圳市前海华建股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前海华建”)、深圳市同心投资基金股份公司(下称“同心基金”)各持股50%。前海华建的唯一股东是华建国际实业(深圳)有限公司(下称“华建国际”),后者是信达(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同心基金的股东众多,当前最大股东是皇庭集团旗下子公司,郑康豪是实际控制人。

                  信达、皇庭方面各自持有半数股份,谁能控制信庭投资?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皇庭国际去年底曾披露公告,公司拟以旗下同心基金22.34%股份于皇庭集团旗下的重庆皇庭珠宝广场有限公司100%股权进行资产置换。完成后,皇庭国际持有同心基金12.18%股份,皇庭集团旗下子公司持有同心基金22.34%的股份。在人事方面,郑康豪为同心基金董事长,皇庭集团高级副总裁邢福俊是同心基金总经理,同心基金的董秘是皇庭集团风控法务部总经理、皇庭国际监事龙光明。

                  从大股东持股情况到人事安排来看,皇庭集团可以实际控制同心基金。同心基金股东众多,包括中洲集团、信义房地产、马兴田、京基资本、卓越置业、中恒泰、钜盛华等40余家。稍早之前,有媒体根据工商资料对同心基金的股东进行穿透,称该公司背后是深圳的五位商界大佬,这种说法是不准确的。

                  实际上,除了皇庭集团,同心基金其他股东出资较少,最多的陈少东也仅持有4.08%股份,10位股东持股未到3.4%,其他多家股东持股比例低于2%。同心基金的一位股东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自己只是出了少量的钱,其他从来没有问过,具体是皇庭集团方面在操作。该人士同时是深圳同心俱乐部成员,同心基金的设立即发源于同心俱乐部。

                  2012年两会期间,在深投资的二十多位全国政协委员和全国人大代表,共同倡议发起成立“深圳市同心俱乐部”。同年9月,同心俱乐部成立,由深港两地122家优质民营企业组成,产业领域涵盖金融、物流、高新技术、信息技术、新能源、新材料、地产、文化创意、生物科技、健康服务等深圳市支柱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当前,同心俱乐部的主席是祥祺集团主席陈红天,马化腾、马兴田、郑康豪、黄光苗、王卫等人均为同心俱乐部重要成员。同心基金官网显示,注册资本29亿元,目前管理资产规模超100亿元人民币;现有股东42位,均为深圳市同心俱乐部骨干成员,为深港两地经济上有实力、社会上有影响的工商界知名人士。

                  同心俱乐部引起市场广泛关注是在2015年,彼时“宝万之争”激战正酣,同心俱乐部官网刊登主席陈红天的署名文章《谁是野蛮人》,支援宝能姚振华。今年3月,应万科总裁祝九胜之邀,陈红天及同心俱乐部成员赴万科交流座谈,被外界解读为双方的破冰之旅。

                  同心基金发源于同心俱乐部,但主导权在皇庭集团,其他同心俱乐部成员较少参与经营决策。根据皇庭国际此前公告,截至2018年10月底,同心基金总资产28.36亿元,净资产21.5亿元;2018年前10个月,同心基金营业收入1.66亿元,净利润1.85亿元。而在皇庭国际此前披露的审计报告中,同心基金将对信庭投资的投资列为长期股权投资,明确表示未能对被投资方实施控制。同心基金相关工作人员也回复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同心基金是信庭投资股东之一,问了负责投资的同事,因人员变动原因,均不太清楚信庭投资的具体情况。

                  信达主导权或更大

                  那么,信庭投资的另一位持股半数的股东前海华建是否可以控制信庭投资,进而主导信庭至美、信庭至诚此番入股上市公司的行动呢?从资金及人事安排的情况来看,答案或许是肯定的。

                  在上市公司公告中,信庭至美、信庭至诚的委派代表均为周凯。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实地探访了解到,周凯为华建国际员工,在深圳市福田区卓越世纪中心4号楼25楼办公。此处,也是信庭至美、信庭至诚的注册地址。信庭投资工商登记邮箱即为周凯本人邮箱,后缀名为cindahk.com,为信达香港所有。

                  在信庭投资中,马怿林担任董事长,雷凯担任总经理。资料显示,马怿林2011年入职信达香港,现任董事总经理,在资产管理及法律事务方面具有丰富的经验。雷凯也是信达方面人士,其是华建国际的董事,也在多家前海华建所投资企业中担任要职。皇庭集团在信庭投资担任职务的是郑康豪和龙光明,分别为董事、监事,话语权明显要弱于信达。

                  信庭投资的注册地址在深圳市福田区卓越世纪中心2号楼(皇岗商务中心)24楼,与同心基金办公地点完全一致。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日前实地到访此处,仅看见同心基金办公地,完全没有信庭投资的身影,同心基金相关工作人员也不清楚信庭投资在何处办公。此外,华建国际、同心基金办公地均位于卓越世纪中心,步行数分钟即可到达。

                  在深圳市信庭二号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信庭二号”)中,信庭投资为普通合伙人,华建国际、同心基金为有限合伙人,分别认缴7.5亿元、2.5亿元,占比分别为74.93%、24.97%。在同心基金的评估报告中,其将对信庭二号的投资列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账面价值2.2亿元,这项投资实为债权,固定收益10%。皇庭还与信达方面合资设立了信庭三号,主要人员为雷凯,此处皇庭集团认缴出资16.39亿元,华建国际认缴出资8亿元,依然是信庭投资担任有限事务合伙人。

                  在港上市的中国信达曾在公告中透露,华建国际为信达香港的子公司。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曾致电华建国际,该公司财务方面工作人员知晓旗下合伙企业入股了两家上市公司,表示将把记者的采访意愿转达给具体项目的同事。截至发稿,华建国际尚未正式回复记者。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近期信庭至诚、信庭至美的出资人发生了变化,赖汶全、罗惠秋、深圳市远中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加入。从公开资料上来看,暂不清楚新入资方的背景如何。

                原创 宏观 政策 市场 公司 土地 观点 金融 海外 产业链
                专 题
                返回顶部
                扫描二维码分享
                返回顶部